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肯特论坛

搜索
查看: 4|回复: 0

第22章 公然对峙

[复制链接]

333

主题

333

帖子

103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31
发表于 2021-10-14 10: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22章 公然对峙
“我靠!”
“梁非凡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这责任都能甩到钟sir身上?”
“原来梁sir是这样的一个人,谁以后还敢跟他混啊?”
立刻。
就有人小声的议论了起来,颇为义愤填膺。
“我反对。”
宋子杰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举手发言:“钟sir根本就没有参与这个案子,你说他有责任?”
“做人做事,不是这么做的吧?”
“我赞同。”
仇雄跟着也站了起来,发表自己的言论。
似乎是觉得自己这句话有问题,他又重新补充到:“我赞同宋sir的意见。”
“案子我们根本就没有参与,凭什么就得钟sir负责任?”
虽然这次的案子,他仇雄没能参与进去,临时被梁非凡给截胡了。
但是。
案子还是钟文泽负责的时候,钟文泽可记得自己,特地叫上自己一起的。
被钟文泽翻一次牌子可不容易,难得刷新好感,这个时候不站队钟文泽,什么时候站队?
梁非凡看着他们两个,眼珠子一瞪,恨不得把他们给吃了,在心里怒骂:
“你们两个扑街站出来说什么说,跟你们有什么关系?钟文泽是你爹啊,这么维护他?”
但是他又不能说出来,只是冷冷的回了句:“怎么就跟他没有关系?”
“有个屁的关系!”
“就是!”
“你自己没用就是你没用,怪人钟sir干嘛!”
仇雄、宋子杰立刻就反怼。
双方你一言我一句的大有要开始吵架的趋势,会议室里一下子就牛皮癣日常生活中要怎样护理呢嘈杂起来了。
黄警司、莫督察、张总督察等几个高层则是看着他们,并没有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
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梁非凡说出的这些话,如果没有人支持他的话,他怕是不敢这么说的吧?
他的背后,肯定有人指使他这么做。
梁非凡代表的是鬼佬派。
这个案子出了这么大问题,鬼佬内部肯定也要担责任的,他们会被华人派反击。
所以。
眼下把责任推出来,推给钟文泽。
钟文泽跟着莫sir,莫sir又是华人派,那么来自华人派的压力就要小很多。
“行了。”
威廉高级警司看了眼要开始吵架的三人,冷声呵斥了他们一句:“皇家警察就这个素质?简直丢人!”
把三人都骂了一句以后。
他的视线落在了梁非凡身上,话锋一转:“梁sir,你说案子跟钟sir有关系,具体说说什么情况吧?”
言语中。
明显是偏向梁非凡这边的。
很明显。
他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来。
亦或者说。
梁非凡是得到了他的指示也是说不定的,因为他这个态度就显得极度的暧昧。
“咳咳!”
梁非凡清了清嗓子,准备接话。
有了威廉高级警司的支持,他的底气立刻就足了几分,腰板也挺的直了一些:
“这个案子还真的跟钟sir有很大的关系。”
有威廉给他站台。
即便宋子杰、仇雄一行人不爽,但还是识趣的没有再开口说话。
毕竟是高级警司。
不知道要大他们多少个级别。
“咱们就从案子接手说起吧。”
梁非凡简单铺垫了一下,而后进入了主题:“首先,案子一直都是你钟sir在跟着在接手的对吧?”
“是。”
钟文泽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准确来说,匡湖购物中心劫案一事,都是我搜集来的线索。”
“对!”
梁非凡眼前一亮,看向钟文泽的眼神多了几分古怪,在心里嘀咕到:
“这货这么痴线的吗?你以为我是在论功行赏啊,我这是在追责啊,你还在大包大揽?”
他顿了顿,语气也高了几分,快速的说到:“对,案子就是劫匪要行动前从你手里接过来的。”
“按照你提供的线索,劫匪会与傍晚六点钟左右动手实施抢劫,我们也按照你的线索进行规划。”
梁非凡回忆起那天的抓捕过程来,心里莫名的那叫一个愤怒啊,语气也激动了起来:
“但是,事实根本就不是你提供的线索那样去发展的!”
他掰着手指,开始列举了起来:
“第一:抢劫银行押款车的时候,劫匪是从银行里出来的,按照陈湘虎的说辞,他们五点半就已经到银行里面了。”
“第二:你说的六点钟左右会有人制造车祸堵住购物中心左侧的道路拥堵,这是抢劫前的信号,但是事实并没有。”
“第三:根据你提供的线索,他们会抢劫银行押款车或者金行,但其实他们两个都抢了,你这是在提供错误情报!”
“第四:陈湘虎这伙人的战斗力极其的强,极大的超乎了我们的预料,他们不仅战斗力强,还有手雷,这严重超乎了大家的预期!”
“也正是这样,他们才能在飞虎队的包围之下杀出去,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你的疏忽,你的错误情报!”
梁非凡早就打好了腹稿,一条一条的给钟文泽列出了四大失职行为来,有理有据的。
但是。
他列举出来的这些信息,每一条其实都站不住脚的。
只是。
威廉却大为赞同,目光落在钟文泽的身上:“钟sir,对于梁sir说的这些,你不想解释点什么吗?”
言语中的意思就是,你确实得担责任。
“真欺负人啊!”
“本来就是自己想抢功劳,现在反是倒打一耙!”
“太不要脸了!”
宋子杰、仇雄小声的嘀咕了起来,但是却又不敢说出来。
“第一:抢劫时间,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时间点,我又不是劫匪,我怎么可能准确的说出具体时间来?”
钟文泽身子后仰,后背靠着座椅靠背:“再说了,抢劫嘛,提前踩点不很正常?”
“反倒是你梁sir,劫匪也是五点半到的,你也是五点半到的,直到抢劫前,你都没有发现现场的人有异常?”
“战场上局势是瞬息万变的,你作为指挥官一点大局观都没有,一点把控能力都没有,说不过去吧?”
面对钟文泽的质问。
“我...”
患上了牛皮癣要怎么治疗非凡张了张嘴,顿时语塞。
“第二:交通堵塞作为抢劫前的信号,我让你派人注意那两个污点证人的情况,但实际上你注意了吗?”
钟文泽目视前方,一字一顿的说到:“事后我问过那两个被抓捕的污点证人了,整个劫案过程中,压根就没有人注意过他们。”
“他们在距离目的地两公里的位置就已经被劫匪拦下来了,计划发生了改变,逃离路线也变了。”
“如果你提前派人注意他们,那么是不是就能提前发现了这个异常情况,并且提前部署,把他们拦住,劫匪也不可能逃掉!”
“我...”
梁非凡再度一愣,张了张嘴没了下一句。
“第三:你说他们不但抢劫了银行押款车,还抢劫了金行。”
“这个抢劫目标,我还是那句,我不是劫匪我不能肯定,你是指挥官你自己要做现场预判。”
“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肯定的说他们会抢哪里,对吧?!”
钟文泽说到这里,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来:“再说了,金行被抢,劫匪只是一人一枪吧?没有任何阻拦的就抢劫完毕从容离开。”
“如果不是你现场部署有问题,被陈湘虎杀穿了,金行会那么容易被抢了么?”
他没有任何停顿,语速快速的继续往下说到:“至牛皮癣遗传给孩子怎么办于你说的第四点就太搞笑了。”
“梁sir是第一天当警察第一次办案么?陈湘虎这伙劫匪不是第一次作案了,你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情况?”
“他们出现了这么久,你作为刑侦组的组长,对这种案子完全不了解,你上班的时候在干什么吃的?光混工资啊?”
“前两次的劫案都表现出了他们的战斗力,你竟然说他太强了?”
“是他太强了还是你太垃圾了?占尽了先机提前部署,还能被人杀穿,到最后还怪敌人太强?”
钟文泽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他:“是不是要找几个天线宝宝过来站在一排给你抓,然后功劳到手你才开心啊?”
羞辱。
赤裸裸的羞辱。
钟文泽毫不掩饰自己浓浓的鄙视,字字珠玑,字字诛心!
“钟文泽!”
梁非凡脸色一变,阴沉到了极点:“你不要太过分,我只不过是低估了他们。”
“低估?”
钟文泽眉头一挑,斜眼看着他:“我看你就是低能。”
“七个劫匪就能把你们三十多个人杀的抱头鼠窜,造成那么大的伤亡,你是怎么带的队伍!”
此刻。
钟文泽俨然成了一位嘴强王者。
把我上我就行的姿态演绎的淋漓尽致。
事实上。
这起劫案上,梁非凡作为指挥官,确实有很大的问题。
“对!”
“你就是低能!”
“提前部署的抓捕都能让你指挥成这样,你还有脸怪钟sir?”
“对啊,如果你不是如何降低牛皮癣的出现频率自以为是的抢钟sir的案子,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没这个本事还想抢这个案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模样什么斤两。”
宋子杰、仇雄听钟文泽说的那叫一个畅快,第一时间拍板跟着附和了起来。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说开了,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梁非凡恼羞成怒,愤怒的盯着宋子杰、仇雄:“小心我告你们人身攻击啊!”
“我接这个案子,只是想守护港岛市民的安全,打击犯罪的嚣张气焰将其绳之於法,根本没有想过功劳的事情!”
“切。”
“说的这么道义伟然,我差点就相信了。”
“又无能又想抢功劳,我们都要抓捕的案子了,硬生生的插进来抢到自己手里,现在出事了又怪我们了,哪来的批脸呐?”
论打嘴炮。
宋子杰也丝毫不差。
三言两语直接就轻松反击,差点把梁非凡气的吐出老血。
“扑街!”
梁非凡一咬牙,知道说不过他们,索性不管他再度咬住钟文泽:“反正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受到了你的误导。”
“你的错误信息传递造成了我的指挥上出现大量的问题以及对现场的评估出现误差!”
他也不否定自己的错误,但不管怎么说,他的说辞都强行把钟文泽给拉进去了。
这个锅。
钟文泽他背得背,不背,他也得背。
反正案子就是从他手里接过来,他就是有问题,没交代清楚,这种客观上的因素,钟文泽甩都甩不掉。
“哦?”
钟文泽听到这里,眉头皱了皱,丧失了耐性。
他自座位上侧了侧身子,斜眼盯着梁非凡:“也就是说,梁sir的意思就是,这次抓捕失败,我得负主要责任?”
“是。”
梁非凡心一横,恬不知耻的肯定点头:“别说什么主要次要责任,反正你也有责任。”
“嗯。”
钟文泽闻言点了点头,双手十指交叠放在桌面上,两个大拇指很有节奏的互点着:
“行,我知道了。”
除此之外。
再无他话。
“泽哥,你怎么就这样就认了?”
“钟sir,这跟我们没关系啊,就是他自己扑街要甩在你身上,你搭理他干什么?”
宋子杰、仇雄立刻义愤填膺的插嘴说到。
“行了!”
威廉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声,打住了他们的互相攻击:“同事之间互相攻击,简直丢脸。”
“出了问题,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现在在这里推诿责任,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皇家警察?”
呵斥完毕。
顿了顿。
他的目光先是扫了扫在座的黄警司等三位高层,继而目光落在了钟文泽身上。
钟文泽最后的几句话,让威廉有了基本的判断。
他说“哦,我知道了。”这不就是默默忍气吞声把这件事给背在自己身上了。
“钟sir,案子的具体过程我看了,你在客观上还是存在一些因素差异的,这次的案子,你或多或少有些问题的。”
“这样吧,停职调查这种事情我也就这么做了,毕竟你的出发点还是好的,都是为了抓捕劫匪,可能只是信息上有些错误而已。”
威廉这个鬼佬,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把红白脸倒是学的很好,糖衣炮弹夹杂:
“我先向上面反映一下吧,具体结果等商议出来以后再做决定,我本人还是觉得你非常优秀的。”
鬼佬的话,做出了最后的敲定。
今天之所以一定要强行给钟文泽分出点责任来,其实还是内部派系之争。
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华人派在这个案子上指手画脚,一度认为这个案子就不应该分给他们鬼佬来负责。
所以。
案子就必须分出点责任来给他们华人派,不然没法收尾。
“那什么...”
黄警司一看威廉要做最终拍板了,伸手插了一句:“这件事情是不是还有待商榷?”
“嗯?”
威廉眼珠子一瞪,看着黄警司:“你在质疑我?”
顿了顿。
他又补充到:“黄警司,我记得你这个警司也才升上来没有多久吧?你升的很快很不错。”
“但是,你要清楚的知道一点,港岛警务处,是我们的,我们说了算,你懂我的意思?”
言语中。
不乏浓浓的警告意味。
“……”
黄警司张了张嘴,看了看威廉,再看了看钟文泽,无奈摊手:“我没意见。”
“我有意见。”
莫sir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个案子的责任,不应该分在钟sir头上。”
“具体情况钟sir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我保持高度赞同。”
“嗯?”
威廉先是一诧,继而盯着莫sir看了好久:“莫督察,你负责刑侦组管理的很不错,之前的几个大案子表现出色。”
“你的高级督察的文件提案已经在走流程了,你...”
“行了。”
莫sir一甩手,直接打断:“升职是升职,反对意见是反对意第二届中·欧银屑病临床诊疗技术学术交流会丨暨中欧名医联合会诊见,反正这件事情上,我反对。”
“反对无效。”
威廉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黄警司都没意见,你一个小小的督察能有什么意见?”
“我会向我的上司总警司反映的。”
莫sir却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搬出了自己华人派系的最高层总警司来:“你们继续,我去跟总警司联络。”
说完。
他大跨步往外面走去。
路过钟文泽身边的时候,他伸手拍了拍钟文泽的肩膀:“钟si,不慌。”
“呵呵。”
钟文泽点了点头,看着莫sir离开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莫sir的这个举动有些超乎了他的意料,他竟然敢为了自己跟高级警司顶起来。
这个上司,做的倒挺上司的。
“行了。”
威廉冷冷的看了莫sir的背影,跟着说到:“今天就到这里吧,钟sir的责任划分,我会....”
“等等。”
钟文泽伸手直接打断了鬼佬的话。
他抬头看向威廉,脸上挂着笑容,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我什么时候承认了我有责任?”
“这件事,从头到尾,我就一点责任都没有。”
说到这里。
钟文泽的语气高了几分:“梁非凡低能造成的责任,凭什么算在我钟文泽的身上!”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米八二的身高身姿挺拔,眼神凌厉的看着威廉:
“还有你,作为一个高级警司这点案件分辨能力都没有么?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我说我没有责任就没有责任。”
“不接受任何指责与责任划分!”
“不接受!”
铿锵有力的质问声响彻在会议室里。
钟文泽的话既是为自己表明立场与态度,更是直接指责起了高级警司。
指责他无能。
“唰。”
整个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皆不可置信的看着钟文泽,眼神中充斥着不可置信。
钟文泽否定自己的责任就算了,还出言指责一个高级警司,这...
威廉双手按着桌板,瞪大着眼珠子盯着钟文泽,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一个小小的组长,竟然敢指责自己?
“长官。”
黄警司硬着头皮站了起来:“钟sir的话其实是....”
“够了!”
威廉大手一挥:“钟文泽,我宣布,你现在停职等待调查吧,这个案子你有很大的问题!”
“你敢顶撞高级警司,无视皇家警察的规定与纪律,我会炒你鱿鱼的。”
“啪。”
钟文泽冷笑一声:“不用你炒我鱼。”
他反手摸出后腰的点三八来,又掏出自己的证件拍在了桌上:“我,钟文泽,炒你的鱼!”
说完。
他转身对着外面走去。
继而。
脚步停住。
钟文泽转身过来,笑看着威廉:“警队有规定不能跟上司啵嘴,这是针对警员的。”
“我现在不是了,条例限制不了我。”
钟文泽话锋一转,由中文转成了英文,操着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腔,一字一顿的说到:
“你就是一头驴,油头肥耳的蠢驴!”
嘹亮的声音响彻在会议室里。
说完。
他腰板笔挺,昂首挺胸的大跨步往外面走去。
“啪!”
宋子杰跟着站了起来,把点三八跟证件掏出来拍在桌子上:“我也不干了!这样的上司愚蠢到了极点!”
继而跟着钟文泽往外面走去。
仇雄简单的犹豫了几秒以后,屁股最终还是没敢从座如何有效预防白癜风位上抬起来。
这种罢工对抗的事情,他还是不参与为好了。
门口。
钟文泽开门。
听到声音的二组三组一干人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
众人视线统一的看着钟文泽。
“泽哥!”
大家齐声喊了一句。
继而。
所有人都往里面走去。
“我也不干了!”
“我也是!”
二组的成员以及三组的安捷纷纷走了进来,把点三八跟证件拍在桌子上,义无反顾的跟着离开。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规模宏大。
“反了,反了天了!”
威廉看着这一群人都要罢工,怒不可遏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冲着黄警司怒吼到:
“黄警司,这就是你的管理?你的警署就是这么管理的?!你这个警司怎么当的?”
集体罢工请辞。
这要是平常,一概按照破坏警队风气,按照闹事严肃处理,全部辞退一概不留。
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这个案子本来就特殊,他们只是找个背锅的,甩开鬼佬派的责任。
说出去。
那是他高级警司推诿责任污蔑警员,造成了大家的愤怒,引起大家激动的举动。
这样一来,鬼佬派将被华人派狠狠的职责。
弄不好。
他这个高级警司都有责任。
“长官。”
黄警司看了眼门口,继而看向威廉:“这是他们的权利,我虽然是警司但是也不能限制他们是不是?”
黄警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去劝阻的意思。
“gress!”
威廉震怒,手指哆嗦的指着黄警司:“你,你们西贡警署,有很大的问题,你黄警司,无能!”
“呵!”
黄警司听到这里立刻不乐意了,反手一甩:“那么就请上司来调查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一时间。
会议室人去楼空。
只留下他们几人大眼瞪小眼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肯特论坛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4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